解讀「何衛東策劃圍臺軍演」

發佈日期:2022-10-28

    中共第20屆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結束後對外發布會議公報,證實何衛東晉升中央軍委會第二副主席。多家媒體報導指出,「何衛東並非二十大代表,原本連中央候補委員都排不上,卻直接在這次大會上當選中央委員,再進一步當選政治局委員,最後破格升任中共中央軍委會副主席」。又說「針對美眾議院議長裴洛西8月間訪臺,共軍發動圍臺軍演,當時就是由新任軍委副主席何衛東策劃」。

    共軍和武警部隊出席中共第20屆代表304名,何衛東的確未列名黨代表。經查本屆除選舉產生的黨代表2,296名外,尚有「特邀代表83名」,共2,379名,會議期間39人請假未出席,與會的選舉和特邀代表共2,338人,判何衛東應是此次會議特邀代表,依據中共會議運作,「特邀代表」與「選舉產生的代表」有同等權利(選舉權、被選舉權),因此何衛東被選為「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雖符合中共會議規範,惟仍存在破格三級跳情事。

     2022719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美國眾議院議長斐洛西可能於8月訪臺,中共相關部門研判斐洛西極可能訪臺後,中央軍委責令東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配合年度訓練流路,擬訂「預案」及向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提報。728日,拜登與習近平視訊會談,習近平明確掌握斐洛西將按行程訪臺。會談結束後判習近平旋即核可東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呈報的「預案」,並責令依預案規劃啟動「圍臺軍演」。

    依據共軍過往用兵模式研判,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指揮習近平會派出「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協助與指導東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進行「圍臺軍演」,派出「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赴一線部隊指導作戰,是共軍源自紅軍時期的傳統,旨在確保前線部隊能夠確實依據中央戰略指導遂行軍事作戰,前線部隊需向中央請示時,「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可直接給予指導。判「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的小組長由軍委聯合參謀部李作成擔任、何衛東擔任副小組長協助李作成。換言之,圍臺軍演係東部戰區聯合作戰中心依令擬訂「預案」,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總指揮習近平核可「預案」後,何衛東可能以「軍隊前方指揮協調組」副小組長身份進駐「東部戰區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協助與指導「圍臺軍演」;因此,何衛東在「圍臺軍演」的角色,是監軍與參與者,非策劃者。

    綜上所述,顯示何衛東是習近平信任與放心的將領,提拔渠擔任軍委副主席,意在強化「東部戰區與南部戰區」的軍事鬥爭準備;再者,從何衛東升任軍委副主席,雖是習近平長期培養,並經各種職務歷練,參與圍臺軍演可視為習近平對何衛東的考試,何衛東繳出令習近平滿意答卷,並在張又俠、李作成保薦下順利晉升軍委副主席。中共20屆「一中全會」結束後,顯示習近平選才用人,已打破過往的年齡劃線與必須完整歷練規範,以「幹部能上能下」做為選用幹部,及排除異己的依據,未來中共領導階層將是「滿朝盡是習家軍」,三級跳晉升幹部亦將成為「常態」。

(本社特約研究員0楊太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