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二十大」只關注習近平嗎?

發佈日期:2022-10-03

下個月即將展開的中共「二十大」全國代表大會,此乃中國共產黨最重要的政治權力遞移轉換的過程,然而因為十八大上台主政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習近平,打破過往兩任任期權力交棒的常規,「二十大」將提出續任國家領導人的「新規則」,眾人不免對習近平的此舉多所批判,當然焦點均集中對習的「獨裁」、「集權」等面向開火,但本文欲就全球治理、國家行政的角度,據以分析習近平統治的新模式!

1980年代開始,以英、美為主導所推動的「政府再造」運動,實則是為新自由主義做鋪路,極大化美式資本主義的推擴。平心而論,新自由主義革命雖然創造了一些經濟上的榮景,然而在政府解管、讓利、放權的結果,卻逐漸出現政府失能、私人企業規模不斷擴張,甚而某種程度宰制著國家機器的運作。原本該為人民謀福利的政府,反而與私人企業的「掛鉤」日深,當私人企業「大到不能倒」的結果,換來的是人民的利益不斷被壓縮,最明顯的現象就是貧富差距不斷的、不斷的擴大,所得分配不斷的、不斷的呈現兩極化,當為政者無法(不敢)使用公權力弭平此一失衡問題,如此一來便造成社會分裂與政治敗壞的惡果!
   
綜上所述,我們檢視中國大陸的現代化歷程,當鄧小平的「讓一部分人富起來」政策宣示後,確實讓中國大陸的經濟快速崛起,使得不僅是讓一部分人富起來,更崛起了許許多多的「暴發戶」這些大型企業看似風光,然而其中夾雜著許多的「外資」原來人民獲得的只是最基本的所得「回報」,更多的利潤是背後嗜血的財團與外資。當然,改革開放後,出現一種國有資本與市場經濟並行的特有體制,雖然許多人財富增長了,當中不免摻入特權與假公濟私而致富之人,如此貪腐的敗壞風氣,是造成領導人統治基礎的動搖。這種經濟的畸形發展,已經逐漸吞噬基本的人性價值底線,此一問題若未能適時處理,恐怕將引發社會的矛盾與衝突! 其次,作為一位中國大陸的領導人而言,其最重要的國家利益勢必在穩定與發展兩個主軸進行,否則對於一個擁有統治廣袤的國土、眾多的民族、龐大的人口、虎視眈眈的諸多鄰接國,更重要的是身為世界霸權的美國,極力遏制中共勢力的崛起。

面對內外交困的挑戰,除了不排除習個人的權力慾望之外,恐怕亦是中國共產黨在「內求穩定,外求發展」的最高戰略目標下,以及接班人尚不具足夠成熟的領導統治能力,為能減少政權更迭乃為其不得不的作為!更何況,在俄烏戰爭方興未艾之際,更顯得國家領導人的重要性,看來習續任仍為中共內部共識,擁有至高權力帶領國家穩定與發展的領導人!根據媒體報導,中共「二十大」中央委員名單已產生,在「形式上」習近平獲得支持續任中共領導人,雖打破鄧小平後所建立「七上八下」的權力接班定律,其權力的合法性似乎仍是被歌功頌德的!
   
資本主義遂行的民主政治與社會主義國家實施的極權統治途徑畢竟是天壤之別,民主社會為避免權力集中,以定期選舉作為權力輪替避免衍生弊端,但極權社會則以穩定政權,甚至欲完成個人的權力掌握,在沒有安排妥當接班人的前提下,其領導方式被壟斷而不再更迭,其實已經令人覺得習以為常了!
   
當外界關注的只是在習近平獨攬政權繼續執政上,但吾人認為,習近平繼續其第三任任期,我們對其領導與治理模式已多所知悉,因此焦點應該是習是否還能壟斷所有權力,還是內部已有不滿聲音流竄甚而山頭出現,挑戰現有領導人的地位?若內部權力鬥爭加劇,是否會衝擊其內部穩定與國際政治的領導力?此外,習多了5年甚至更長的任期,又是否改變現存美「中」臺三角關係,彼此依附的力量是否更加失衡,如此,對我們而言,是否更加受到美「中」雙方的壓迫,讓我們的國家安全與自主性更加流失!

(博士/兼任助理教授劉浤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