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還能堅持清零政策多久?

發佈日期:2022-10-06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近三年。全球大部分的國家幾乎都選擇用疫苗、藥物等方式試著和病毒共存。只有「中國」仍然選擇「堅壁清野」的方式繼續對抗病毒。今年四月,大陸政府以外界不能理解的方式把人口幾乎是全「中國」最大的城市封鎖了。而且這一封,並非一個禮拜,而是整整兩個月。兩千多萬人口,大陸金融中心,外商聚集的重鎮所在,一夕之間像被按下暫停鍵,路上幾乎沒有行人,浦東機場只剩下零星的國際航班,地鐵、公車也完全停駛,有人戲稱彷彿回到解放前。這個占中國人口超過2%、上繳中央稅收超過16%以及連續12年蟬聯全球貨運吞吐量最大的港口城市,同時也是「中國」最國際化的的巨型城市,其實封與不封都動見觀瞻,但是最後大陸政府決定出手封城,除了凸顯當時疫情嚴峻外,也顯示大陸徹底執行清零政策的決心。

然而,過於嚴格的封控措施,其實已經遭到大陸不少民眾的反彈與反抗,上個月(20229月)貴州傳出為了防疫,將需要隔離的民眾載往另一城市隔離,途中發生重大車禍造成2720傷,此事件引發大陸人民對清零政策積壓已久的不滿情緒,微博上的相關貼文在車禍發生後24小時內有4億人次瀏覽,高達69000多則評論,瀏覽人次快速破10億,熱烈程度不下於新冠疫情初期對武漢「吹哨者」李文亮醫師去世的反應。根據法國「世界報」援引「財新」指出,儘管大陸每日確診的數字不過千例,截至20229月,計有6,500萬人口的33座城市仍處於完全封鎖的狀態。但「紐約時報」同日的報導援引野村證券的統計說,中國大陸仍有49個城市實施了某種形式的封鎖,約2.92億人受到影響,高於前一週的1.61億人。不管如何,這些都足以證明目前大陸對於清零政策仍然相當堅持。

    有學者估計,大陸繼續堅持清零的代價是一年六兆台幣,這當中包括持續進行快篩、隔離、方艙醫院、疫苗、藥物等代價,但是若還加上封城、停工、停班等代價,那恐怕是難以計算的天文數字,更大的問題在於許多外商認定大陸已經不是理想的投資環境,開始紛紛撤離,這兩年大陸掀起外資逃難潮,除了反映出大陸營商環境已經極為不理想外,防疫政策的僵固性與高度風險更是讓外資撤離的關鍵因素。許多大陸網友也在網上揭露了各地荒謬的防疫亂象,包括:隔離者的居家門鎖被拆掉、健康碼是黃碼的律師被拒絕出庭,有懷孕婦女因為PCR檢測僅過期幾小時被醫院拒於門外而後流產,甚至還有小區傳出有確診者,清潔隊員直接破門入內進行「消殺」,人與物品無一倖免的噴上消毒水。上海還有民眾在逛知名賣場時傳出有確診者的足跡立刻進行封鎖賣場「就地隔離」的特殊景象。此外還有更多不人道的防疫作為,例如醫院要求所有患者都必須通過PCR篩檢才能入內接受治療,上海就傳出有年長患者在等候PCR的過程中就死亡的不幸事件,也有被隔離者回到家中發現所有的寵物已經被防疫人員撲殺完畢。這些都讓人民增加對大陸政府的不滿,悲劇持續上演也頻添更多不幸的故事。

    往年春運、十一黃金周都是大陸國內旅遊的重要旺季,但是「中國」政府已經連續三年呼籲大陸民眾要就地過年、過節,避免長途出遊移動,也使得過去動輒破十億的旅遊人次立刻下降不到原來的的一半,對旅遊業、航空業等交通運輸業的衝擊可想而知,曾經有餐廳貼出「客人快進來吧!不然你我都會餓死」的標語,雖然諷刺了大陸當局的清零政策,但也反映市井小民的無奈,配合政府的結果,還沒病死卻先餓死了。

    「中國」是全球最早傳出新冠肺炎案例的地方,也被許多公衛專家認為極有可能就是全球新冠病毒的發源地,最早有許多國家或地區將CoVid-19稱為「武漢肺炎」,後雖經世衛組織修正為「新冠肺炎」,或許是因為這個因素讓「中國」極力想要擺脫「始作俑者」的罵名,一開始就使出「武漢封城」的極端手法,因為武漢不僅是人口超過千萬的大城市,更是中國南北往來的交通大樞紐,封掉武漢意味著「中國」也「自斷國內交通命脈」,面對單一疾病,這恐怕是前所未聞的極端做法,最後武漢總計封城了七十六天,也造成2020年大陸第一季度GDP嚴重萎縮,但可能因為封城讓疫情沒有擴散,讓大陸的醫療體系沒有崩潰,隨後在接下來的七個季度,中國經濟得以快速反彈,和同時期飽受疫情肆虐的歐美國家相比,「中國」的經濟表現顯得一支獨秀。

    也有專家估計,若是不採取清零政策,以大陸的人口和醫療資源匱乏來看,恐怕最終會導致超過百萬以上的人口死亡,有研究指出,在今年3月之後半年的共存期間,大陸會新增1.12億例確診,屆時會有多達270萬人須入住加護病房,5月至7月會是這波疫情的最高峰,巔峰的加護病房入住需求是現在的15.6倍,在大陸老年人口多、醫療資源擁擠且存在嚴重城鄉差距的狀況下,可能將會有155萬人死亡,美國迄今不過108萬人死於新冠肺炎,而這與向來強調「維穩」的中共官方基調明顯不符合。

    事實上,習近平在今年三月的一次講話中說,官員們在控制病毒時應以「最小的代價」爭取「最大的防控效果」,這也反映了習近平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然而,他下令迅速控制疫情,凸顯了一個更廣泛的問題:他關於控制成本的言論會被地方政府執行到什麼程度?有學者認為習近平釋放的訊號是如何在防控與經濟發展中取得平衡。在兼顧「病毒清零」與「民生經濟」兩個看似相悖但卻又尋求矛盾衝突中的共存。中共即將在今年10月中旬迎來「二十大」,明年也將開啟「中國」下一個五年的發展,在2020年「中國」號稱取得「全面小康」勝利後,經濟成長開始呈現下滑的趨勢,若想要開啟另一個黃金五年,大陸面對全球已經對病毒開放,尋求國門解封與加速經濟發展的步調時,自不可能反其道而行選擇封城而自毀經濟長城,大規模的封城料在二十大後應該會悄悄退場,取而代之的可能會是精準防疫,或可避免大陸民眾高度反彈,外資紛紛出走的窘境。然而現在的關鍵在於大陸如何能將精準防疫做到多精準?

中共研究雜誌社特約研究員  陳昌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