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中共「三藩市願景」外交態勢

發佈日期:2024-04-10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學系兼任副教授 黃秋龍)

今(2024)年42日中共外交部聲稱,習近平應約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通電話。習近平指出今年雙方關係堅持「以和為貴、以穩為重、以信為本」等三項原則,並希望拜登把不支持「臺獨」的積極表態落實到行動上;同時,強調若美國執意打壓中國高科技發展,不會坐視不管。固然,42日通電話,可視為中共元首外交具有戰略性之高層對話考量。事實上,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通話時提出開啟面向未來「三藩市願景」(20231115日習近平參加舊金山亞太經濟合作論壇,除與拜登會晤,並於晚宴上會見美國商界領袖),並指出「『中』美關係出現企穩態勢,受到兩國各界和國際社會歡迎」。值得關注的是,今年327日習近平罕見在北京接見美國工商界和戰略學術界代表。做為美國次國家級外交(Subnational Diplomacy)行動者與習近平會晤,不僅係針對去年舊金山晚宴「三藩市願景」進行回訪,時程安排上也選擇在美國財政部部長葉倫(Janet Yellen)訪問大陸前夕。顯然,當前中共外交工具箱具有將元首外交、國家層級經貿政策議題,與次國家級外交相互複合之特性。

習近平接見美國工商界和戰略學術界代表,包括: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董事會主席格林伯格(Maurice R. Greenberg)、會長歐倫斯(Stephen Orlins)、黑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高通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長艾蒙(Cristiano Amon)、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始院長艾利森(Graham Allison)、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會長艾倫(Craig Allen)等20多人。整理國際媒體相關報導,以為習近平與美國商界領袖會面,不僅打破由中共主管經濟的總理進行會見傳統;甚至有評論指出總理李強,係不想搶習近平風頭之臆測。從而,該次會見除普遍受到國際媒體高度關注和評論之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兼外交部長王毅也參加會面。王毅既係「全面推動中國特色外交,戰略上主動運籌、戰術上靈活機動,外交工具箱不斷充實」之倡議者與積極推手。由於中共正試圖吸引外資重返大陸,尋求恢復對其經濟信心,並保持與美國關係穩定;而國際企業也在尋求中共新法規的保證,希望看到中共官方能消除對外商監管不一致和經營風險上升的擔憂。顯然,中共正積極利用美商、國際組織等次國家級外交對象,做為次國家級外交行動(Subnational Diplomacy Operations) 工具箱,推進其地緣政治和軍事目標,甚至衝擊世人對外交關係之傳統認知。

習近平去年11月在舊金山晚宴上會見美國商界領袖,該晚宴係由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聯合組織舉辦,該兩會會長艾倫、歐倫斯,也參加今年327日與習近平會晤。實質上,此次與習近平會晤是針對去年舊金山晚宴之回訪安排。從而,參加同月24日「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的他國外賓,並未受邀參加習近平會晤。格林伯格、歐倫斯與習近平會晤前一日( 26日)曾與王毅會見,王毅除再提去年11月舊金山晚宴,亦期望該會「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發揮建設性作用」。事實上,去年331日王毅會見歐倫斯,亦強調反對美國對陸脫鉤斷鏈,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在增進雙方了解發揮積極作用。今年歐倫斯赴北京參加「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於24日接受《環球時報》採訪,則稱美「中」關係已從谷底反彈,今年參加論壇的美國跨國企業執行長之數量比去年大幅增加。可見,即使中共在面臨國際社會抗「中」聯盟情勢下,卻仍能「以周邊和大國為重點,以發展中國家為基礎,以多邊為舞臺」,顯然與其應用次國家級外交策略,推進其政治目標具有相當關聯性。

202276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發布「守護我們未來:在美國州與地方層級保護政府和商界領袖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影響力行動危害」(Safeguarding our future bulletin – Protecting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leaders at the U.S. state and local level from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fluence operations)簡報,指出中共官方在尋求利用與美國各州和地方領導人多年的商業和文化關係,來推進其地緣政治和軍事目標,呼籲美國各州和地方領導人,警惕中共次國家級影響力行動(Subnational Influence Operations)。顯然,中共正利用次國家級外交行動,推進其國家層級之政治目的、軍事行動與安全利益。然而,相對地從各國切身國家安全與利益角度而言,仍值世人警惕。